您的位置:首页  »  卡通漫画  »  强暴绫子
强暴绫子
1994年四月七日下午,市田贤一搭坐九州开往东京方面的高速列车回到了家。他当天早上就给家里挂了电话,绫子不在。当日上午,他又挂了两次电话,依然没人接。市田顿时感到了变异

  依照过去的惯例,其实就是市田不往家里挂电话,绫子在家也会打电话给他。

  因为绫子在市田临走前一直要他早点回来。然而在市田出差在外的时间里绫子既没有打给他寻问安否的电话,市田打给家里的电话也没有人接。这与以前的绫子相比叫人感到意外。不可想象。

  这一天,一小股低气压横穿东京。市田贤一在狂风大作之前赶回了调布市的住宅。住宅的大门上了锁,妻子自然不会在家。他突然有一种绫子是不是失踪了这样的不详预感。

  房间内收拾的整整齐齐。准备好与丈夫回来一起享用的食物原封不动地摆在厨房里。市田匆匆地检查了一遍房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的迹象。难道妻子是去她的亲朋好友哪里了?!他换过衣服。提包不见了。绫子走了多久了呢?

  他独自斟了一杯威士忌饮了起来。

  他苦思冥想地在脑海中搜索着妻子的去向。又全部否定了。他也想到绫子会不会有了相好的男人,老婆今年刚好30,她那沉鱼闭月般的容貌肢体,看去就叫人心动。市田常为自己娶到绫子感到自豪。如果绫子有了那种想法,男人会成群地涌过来求爱。就算她有了相好的,也不会这样突然失踪呀。因为绫子也是很爱他的啊!

  1994年4月9日上午9时,东京警视厅曲町警察署接到报案。

  《读卖新闻》朝仓分社的通联部记者市田贤一报警称:他的妻子失踪了。

  失踪者:性别,女,年龄30岁。经过失踪者家人互相联系查找,没有关于失踪人的任何讯息,遂向警方报案。

  据报案人市田贤一说,他是9月7日下午回家后就再没有见过他妻子市田绫子的踪影。市田作为通联记者,于1994年4月5日受派遣到九州地方出差,当时妻子还送他上车,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变异。在市田4月7日出差返回前曾经3次给家里挂电话无人接。这一点属于异常,因为妻子一直有给市田通电话问平安的习惯。7日至9日上午报警前,已经寻觅了失踪者的所有亲戚朋友,均没有发现失踪者的音讯才赶快报警的。

  「也就是说,你在9日以前的将近2天时间里已经找遍了所有你妻子可能去的地方没有她的踪迹。虽然目前还没有确切的失踪时间能够确定,但是你4月5日出门时,你妻子还曾经去车站送你上车,当时她好好的。是这样吧?市田先生!」接待市田的警长在听完他的报案陈述后,开始发问。

  「嗯哦……她不给我通电话,我就已经预感到什么地方不对了!」市田像是说给警察听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市田先生可以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情况请迅速与警察联系,就这样……」说着,警长伸手越过办公桌与市田握手告别。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个星期。一切都毫无进展……「她怎么也不会像水蒸气那样蒸发掉的吧!可在东京这样一个拥有几千万人口的城市里找一个女人又谈何容易啊……」警察的话像是解脱责任的那种无奈,又酷似摸不到任何破案线索的一种焦躁。

  4月21日。这已经是市田贤一报警之后的第十二天,依然杳无音讯。连警察方面也没有一点关切的表示。

  市田贤一将自己紧紧关闭在调布市的私宅里。他像喝糖开水似地大口饮着苦涩的威士忌。

  市田将自己关在家里是为了等待妻子的联系。不。更准确的说,是等待着同绑架妻子的组织出面联系。

  偶尔也有电话打来。每当电话铃响的时候,贤一的脸色就紧张起来。连握电话的手都在发抖。可是,每次都不是妻子,也不是绑架了妻子的组织。电话大多来自工作单位的同事,前辈,或是来自绫子的娘家。人们都在为他担心忧虑。

  贤一就这么提心吊胆地苦苦等候着。

  贤一的眼前浮现出妻子被色魔凌辱的白嫩的肢体。妻子被他们剥光了衣服绑在柱子上,几个淫猥的家伙正自由自在地折磨着她。想着想着,他感到自己的大脑皮层似乎正被人用剃须刀切割似地疼痛。

  他实在坐不下去了。

  他要搏斗。他希望那些歹徒立刻出现在自己面前,那样的话,他将舍命相搏。

  他要杀人,杀人,杀光那帮暴徒。他绝对不会宽恕凌辱了他妻子的人。不管法律是怎么规定的。贤一要复仇。

  市田贤一只能阴郁地等待着。他受不了。

  「——绫子,你可一定要活下去!」贤一瞪着眼睛对着空间,低声地呼唤着。

  (2)

  市田绫子哀痛欲绝,她哭泣着躺在床上。

  她心中唯一的求生寄托现在不知道在何处。她成了劫持她那个变态色魔男子的肉欲工具与载体,就算他没有止境的蹂躏了她的肉体之后,非但没有宽恕她的意图,反使他的淫欲越烧越旺了。

  绫子在心里叹息着——可能她的生命就要这样了结了。

  她在那个恶魔的控制下,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她的子宫,阴道,甚至肛门里都黏糊糊着他凌辱她的精液。她的身体已经被那个家伙数十次奸污过。她只想跑进浴室好好地洗一下身子。

  黑暗中,接连不断地在她眼前浮现出丈夫的面容表情和一个个她亲友的栩栩如生的音容笑貌来。

  见绫子一直昏昏欲睡的样子,男人从厨房舀来一瓢冷水,用力泼在了绫子的脸上。

  受到冷水的刺激,绫子开始苏醒过来。

  「你,起来!」男人凶神恶煞般地盯着绫子的脸喝道。此时,屋子里已经开始转亮了。

  绫子睁开了眼睛,她想着过去已经发生的情况,她知道,被她放走的希望是没有了。这个家伙是个彻彻底底的变态狂魔。

  但是,脸前的这个家伙身材十分高大,脸和衣服都已经十分肮脏了,表情凶恶。

  「你要我做什么啊?」绫子放声哭了出来。

  男人跳了起来,一把将绫子提了起来。

  「闭上嘴,再嚎,我马上宰了你!」

  绫子吓得心惊胆颤,被他捉住的身体瑟瑟发抖,哭声也拼命地压住了。

  绫子不敢抬眼看他的脸,男人再次低声喝道:「臭女人,马上去给我弄吃的来!」他嘴里呵出的热气直冲绫子的脸上。他将手松开了。

  绫子心中恐惧极了。看样子,这个家伙还不打算马上杀她。

  绫子一咬牙,下定决心,主动对这个恶魔说道:「做……什么吃的,你总该允许我穿上衣服吧?」眼睛也向上斜视,观察着他的表情。

  「嗯,穿衣服这样的事情嘛?太太!自从太太你成为我的狩猎物以后,你根本已经没有穿衣服这样的权力与必要喽,因为我随时会需要使用你的身体,脱起来怪麻烦!那样的话,杀你的时候也顺手就可以把你肢解掉!」男人根本没有同意她的话的意思。

  绫子实在没辙了。心里咚咚直跳。她无可奈何地起床光着身子向厨房走去。

  「不过嘛!太太也可以暂时穿上一件和服,在衣柜里自己去拿!省得我一会舔你的身子时都是油烟味儿。」他好像突然又改变了决定似的在身后告诉绫子这样的话。

  绫子不知道后头还会发生什么事。

  在又过了大概一个钟头,男人吃着绫子为他做的食物填饱肚子后。这个家伙手中端着绫子为他准备好的饮料慢慢地喝着。他开始向绫子寻问她家里以及与她有关的情况。面对比自己高大又强壮得多的这个男人,她回答者他的问话。

  慑于这家伙的恐吓,绫子被迫如实地介绍了她的许多家庭情况。

  过了一会,男人站了起来,在饭桌后面伸了一个懒腰。

  在刚才的谈话过程中,绫子也知道了这个男人叫沼田广秀。他是横滨人,40岁了。他与他老婆的性生活虽然和谐,但是总感觉缺少激情。一次他们夫妇看了一部叫《掠艳》的色情电影,那是一部描述一对变态夫妻合伙劫掠无辜女子满足自己夫妻变态淫欲的黄色电影。于是,他们夫妻就决定像电影里那样也上演一出难以启齿,但却快乐无比的劫持别人妻子的游戏。所以绫子是他们夫妇成功劫掠劫掠的第一个女人。他没有告诉绫子他老婆现在为什么没有在场。她也没有敢问他。

  绫子在一旁看着这个她刚刚知道他叫沼田广秀的男人的举动,吓得不知所措。

  这时,沼田立在屋子的中央,低头盯着身穿和服,卷缩在那里的绫子,淫笑着道:

  「现在,请太太陪我进卧室去休息了。」

  性欲旺盛的沼田现在已经不会放过每一个落入他掌心的女人了。

  沼田走到绫子面前,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她身上穿着的和服,将其提了起来,另一只手则用力将她的人平面捏住。然后将她推搡进了卧室。今天吃饭前,他已经在绫子身上发泄了两次,现在他又要要绫子了。精力惊人的家伙俨然是一个十足的淫魔。

  刚才起床时,卧室里没有收拾,显得非常凌乱。在散发着浓浓人体体臭味儿的床边,沼田命令绫子将身上的衣物全部脱光。

  他也动手将他的衣物全部脱了。仰面躺在了榻榻米上。身材高大的沼田摊开手脚躺在榻榻米上时,像一座肉山几乎把整个睡铺沾满了。他看着慢吞吞地解着和服带子的绫子催促道:

  「喂,动作快点。」

  显然,穿着和服的绫子对他来说别有一番情趣,他的呼吸开始急促了。

  绫子又急又羞,她不敢违抗这个男人的命令,这个男人固执而又凶恶。若拒绝或反抗他的要求,必将导致更加可怕的后果。

  「丈夫此时在那里哪?!」不知道为什么,绫子又想起了自己的丈夫,她的心都要碎了。

  她慢慢地脱下和服,露出了里面的乳房和阴部。绫子顿时羞愧得满脸通红。

  「统统脱掉,把屁股伸过来。」

  沼田欠起头,看着绫子滚圆的屁股命令道。

  他下身的东西已经开始发热变硬了。

  绫子背向他,低着头解下了乳罩,她把乳罩扔在脚边。又弯腰脱下了刚才做饭时才穿上的粉红裤衩。脱完后,她蹲在了他的脚边,羞辱的心情使她抬不起头来。

  沼田欠起上身,将左脚伸进绫子的屁股底下,用脚趾头顶着绫子的下身,喝道:

  「混蛋,赶快上来。」他要绫子倒着趴在他身上互相用嘴刺激对方。

  万念俱灰的绫子被迫趴了上去。沼田一把揽住了绫子粉白的屁股,整个脸贴了上去。舌头在她屁股缝里开始舐吮起来。

  绫子的背部被他的手掌拍了一下,催她赶快进行。她看见这个男人的阴茎软着的时候就有五寸左右长,上面脏兮兮的,她无可奈何地用手捏住阴茎,将其含进了嘴里。

  初时,绫子一阵恶心,想要呕吐,但她不敢停住,只有强忍住恶心的感觉,用嘴套弄起来。阴茎开始勃起,一会儿,便变得硬邦邦的了。胀大的龟头将绫子的嘴塞得满满的,粗硬的阴茎立起来像一根棍子。

  「真粗大呀!」绫子心里不由得惊恐地想着。

  与丈夫的东西相比,这个男人的要粗长一倍!

  绫子用嘴舔着龟头,用手摩擦着阴茎。

  沼田在绫子的后面反复地舔吮。她的肛门,会阴,阴道口等地方沾满了他的唾液与口水。他面孔涨得通红,口中喘着粗气,一副十分饥饿的样子。

  从他的嘴里不停地发出的「啧啧」响声这一点行为判断,绫子就已经清晰的感悟到这是个十足的淫虐狂。他的声音让她感觉到他几乎要窒息的快晕过去了。

  绫子下身被这个男人舔得酥酥痒痒的。而她嘴里的阴茎似乎还在变粗变大。

  绫子也不由自主地开始发出呻吟声了。

  她握着阴茎的手套弄得更急了,屁股也开始扭动起来。

  「啊……啊……」绫子从喉咙里发出了亢奋得喘息声。

  阴道里开始流出淫水儿来了。男人的舌头顶得更急了。

  他将绫子的阴道里流出来的淫水儿全部舔吮进了嘴里。

  绫子的屁股急剧的摇动,肛门也一吸一缩的。

  沼田用手掰开绫子的屁股裂缝,卷起舌头朝肛门里顶去,一阵奇痒,绫子不由得「啊」地叫出了声。

  勃起的阴茎涨得难受,女人的口腔已经不能很好地满足它了。沼田停止了吮吸的动作,他让女人背向自己,将屁股坐上来。绫子用手握住粗大惊人的阴茎,将其对着自己下身的阴道口,款款地坐了下去。

  「嗤」地一声,坐进去了。沼田痛快得猛吸一口气。

  绫子感到下身涨得难受。但她还是一上一下地套弄起来了。

  绫子首先呻吟起来:「哦……啊……啊」

  下体的充实感,使她获得了极大的性满足。她已忘记了威胁的存在。

  「噢……」沼田躺在榻榻米上,头也开始晃起来。

  「啊……啊……啊……」绫子昂起头,高声呻吟。

  沼田双手按住绫子的屁股两侧,帮她用力,由于采用了女上位的姿势,屁股下挫时,能够轻易地将阴茎完根吞入。沼田兴奋的「呀,呀」怪叫。

  绫子流出的淫水将沼田的阴毛浸湿,她仍在拼命地套弄。其实,作为身体健康并且刚进入虎狼之年的绫子平时性欲就比较强烈。就在被绑架前,她每天夜里都要缠着丈夫与她性交两次才能满足,而丈夫一般在第二次与她交欢时,总是半途就垮了。她曾经一直责怪丈夫不中用呢!

  「唷……哊……」绫子的呻吟像在哭泣。

  沼田的阴茎在绫子的阴道里满进满出,伸直的两腿绷得紧紧的。这种由女人采取主动的性交姿势使他快要憋不住了。他大口大口的吐着气,尽量忍住不忙射精。

  「……太太可真行……啊……好功夫……不愧是……东京都市里的女人……啊……」沼田由衷的赞着绫子。

  绫子依旧拼命地扭动屁股,胸前的一对奶子乱晃。

  「噢……噢……啊……」

  绫子兴奋得已经已经到了狂乱的地步。丈夫可从来没有支持过这么久过。她忘情地享受着粗大的阴茎在抽插着她的阴道。

  「……啊……啊」

  绫子终于到了高潮。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活体验让她几乎晕了过去。

  绫子像一只被击中的野兽,倒了下去。

  沼田舒了一口气。到底还是身上的女人先溃败了。

  依然雄壮的阴茎从女人的阴道里滑了出来。沼田立起来,将女人的身体弄趴伏在榻榻米上。而后,将其左腿提起,绕在自己背后,使女人的身体成为侧向趴伏状。然后,将粗大的阴茎对着女人的阴道口插去。

  绫子侧伏在榻榻米上,浑身无力,被提起的左腿,令阴道口大开张着。

  沼田开始在绫子的阴道里缓缓抽送,张大着嘴在调节呼吸。每一次顶送,都将阴茎插进最深处。

  几次抽送,绫子的阴道里已经变得干涩了。沼田不顾这些,反而加大了抽送的速度。

  由于没有了淫水的润滑,绫子感到阴道里热乎乎的。一会儿后,变成了灼热感。

  沼田没命地猛抽狠捣。绫子的腿根部也被掰得更开了。

  「哦……哦……」沼田的嘴在绫子的颈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阴茎被干燥的阴道夹得紧紧的。

  「……请别……别这样……我……」

  绫子的阴道里被粗大的阴茎肏得火辣辣的。灼痛阵阵传来。她求沼田别动作了。

  沼田仍不顾绫子死活地在阴道里抽送着。

  绫子痛得身子痉挛。汗水直冒。

  就在绫子快要痛晕过去的时候,沼田的小腹抵住绫子的屁股不动了。龟头在阴道里急剧地跳着,射精了。

  「……啊……」沼田发出了长长的呻吟。

  事后,沼田将光着身子的绫子又捆了起来,并用绫子的裤衩将其嘴也堵住。

  然后,拉过毛巾被盖在身上,开始睡觉。

  【完】